牧者感言

劉翰勳傳道

何必偏偏是我?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約瑟一生,既有大福,亦遇大禍。他擁有不平凡的一生,是命定的?還是誰之過?

約瑟得天獨厚:既出自父親–雅各四個妻妾中他最鍾愛的嬌妻–拉結,又是雅各十二個兒子中年紀較幼的第十一個,還加上他容貌俊美,故在兄弟中得到父親最大的寵愛(創37:3)。所以,當他十位哥哥都要出外放牧養家之時,他卻可以賦閑在家。不單如此,雅各還特意為約瑟做了一件彩衣。在當時要紡製一件有多種顏色的衣服,可不簡單啊!可想而知,約瑟被父親愛寵(他甚至恃寵生驕),必定招來其他兄弟姊妹的妒忌(創37:4)。這種下了約瑟後來被兄長賣到埃及的淒慘遭遇。約瑟被寵而招嫉妒,這是誰之過?

當約瑟被賣到埃及,成為了法老的護衛長–波提乏的奴隸。波提乏見所有交到約瑟手中的事務無不順利,便將他擢升為自己的家務總管(創39:6)。約瑟得到如此的厚待,乃因神與他同在(創39:3)。一個神與其同在的人,也常是一個在生活上尋求與神同行的人。雅各書 4章8節就表明:「要親近神,神就必親近你們」。可想而知,約瑟為被賣為奴,並沒有使他自暴自棄、得過且過。他是一個心中有神的人,故選擇凡事盡忠、盡力、盡責地去作成。

但約瑟的好景不常,他被主母看中了,千方百計都要勾引他和自己同寢。這全都因為約瑟英俊健美(創39:6)。約瑟因主母引誘不遂而被誣陷他,以至身陷囹圄。樣貌俊秀引來災殃,這是誰之過?

你遭難時有否問過:「何必偏偏是我?」

其實我們的出身是高貴是貧賤?樣子是美麗是醜陋?身材是高挑是矮小,是肥胖是瘦弱?智力是聰穎是愚鈍?為人健談還是沉默?性格外向還是內向?都會影響他人如何對待自己,並在某些方面為自己帶來方便,在某些方面同樣也會產生障礙,影響到個人的際遇。約瑟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。故此,我們身邊都有些人是特別討人歡喜的;而有些人特別受白眼;有些人特別多人樂於幫忙;有些人特別不起眼;有些人特別被呵護;有些人特別容易惹事生非;有些人特別多被針對;有些人特別倒楣;有些人特別吸引人親近;有些人則令人想避開的…。你希望自己屬哪些類型的人?但很大程度上,都是不能隨自己意思選擇的。

神給約瑟俊臉,賦予他作為拉結之子,雅各的小兒子,並有解夢的天賦。這些條件使他被寵幸,也同樣因此遭殃。然而,讓他否極泰來的,當然也與他先天的優勢及後天的努力有關,但決定性的因素,乃在於他堅持與神同行。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,他竟能一而再的拒絕了主母的引誘。他說:「我怎能作這大惡,得罪神呢?」(創39:9)他著實心中有神,凡事要行在祂的心意中。

約瑟被誣衊而收監,仍舊與神同行。創39:21-23記載:「耶和華與約瑟同在,向他施恩,使他在監獄長的眼前蒙恩。監獄長就把監獄裏…的一切事都由他處理…。耶和華使他所做的都順利。」神與約瑟同在,約瑟則在自己身處的時空中(為囚的監獄中)做他所能做的事,就是忠於監獄長一切的所托。因著他與神同行的生活態度,時機來了–他以自己的才能,為丟了官的酒長與司膳長解夢。結果如他所言,兩人中一位(酒長)官復原職,另一位則身首異處。(見創世記40章)最後,約瑟得酒長的引薦,為法老解開他夢境的纏繞。法老說:「像這樣的人,有神的靈在他裏面,我們豈能找得著呢?」於是提拔他成為國中的第二把交椅–宰相。

約瑟一生大起大跌,全與他的出身、天賦與為人有關。我們縱有各自的際遇,甚至事情好像「命中注定」會發生一般,但一切也不會離得開神的掌握中。神與人同在是祂所樂意的,是否與神同行卻是人自己的選擇。當生活不順、「惡運」纏身時,我們是否仍堅持與神同行?信仰其實可以落在人生活中的每個層面上與神同行,就是信仰。